• 消防射水对导线二次短路熔痕显微组织的影响 不要轻易放弃。学习成长的路上,我们长路漫漫,只因学无止境。


    1.抓好顶层设计优化资源结构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已成为当前的热词,水运行业是供给侧改革的重要领域。  目前水运行业的现状是供给的同质化情况严重,总量上的动态供给大于动态需求,突出表现在船舶运力和港口供给能力过剩。在黄渤海、长三角、珠三角等主要经济区域,大港口群鼎立,竞争无序;在港口的规划与建设中,小攀中、中攀大、大攀国际航运中心,一窝蜂上项目,拼投资,罔顾投入产出的经济效应。在长江,长江港航企业“弱、小、散、软”的局面仍未根本扭转,企业粗放型发展、运力结构不合理、港口同质化竞争现象也比较严重,长江航运管理存在政事企不分、责权利不清等问题,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还不能完全适应流域经济社会发展的需要。  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就是针对经济发展新常态下存在的供给侧、结构性、体制性问题,从供给端发力,用改革的办法解决结构性问题。下好港航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这盘棋,要发挥好政府这只手的作用,抓好顶层设计和体制机制创新。为此,各地港航管理部门把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作为工作的重头戏,补齐水运发展短板,统一管理和协调,让港航企业更有活力,更有发展动力,实现各共同体利益共赢。  4月15日,深化长江航运行政管理体制改革动员会在湖北武汉召开,长江航运改革进入正式实施阶段。交通运输部长江航务管理局局长唐冠军表示,在新常态下大力推进结构性改革是长江航运发展最有利的现实机遇,长航局把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作为工作的重头戏,从解决市场“有没有”转移到解决供给“好不好”,注重补齐长江航运基础设施短板,注重提升长江航运运输服务品质,注重长江航运运输装备提档升级,注重与其他运输方式的协调发展,注重创造企业良性发展的有利环境,特别是要在调整结构、转型发展、提高发展的质量与效率上下功夫,增强航道、港口、船舶等航运要素有效供给能力,实现长江航运供给与经济发展需求在新条件下的对接与平衡。  针对湖北水运发展面临的诸多困难和挑战,湖北省港航管理局局长王阳红表示,实施供给侧结构改革势在必行,“十三五”期,湖北港航主要从优化设施供给、制度供给和技术供给等方面人手,充分发挥长江、汉江黄金水道的优势和潜力,打好湖北水运转型升级战。  4月22日,宁波市出台了首个航运业扶持政策《关于加快推进宁波航运业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宁波长期存在“大港小航”局面,集装箱、LNG等专业化运输有影响力的企业较少,邮轮游艇、滚转汽车运输等新兴市场领域依然是空白,这些都是要补的短板。宁波市港航局局长葛更坚表示,加快推进宁波市航运业健康发展的要求极为迫切,“去产能”任务重、“补短板”任务重、“调结构”任务重。  着眼“大交通”,是江苏省交通运输厅厅长游庆仲眼中交通运输行业破题供给侧改革的一种思路。他认为,要从综合角度考虑基础设施建设如何适应经济发展的需求。既要提供快速、更高品质的基础设施,也要更多考虑通道资源、枢纽资源的统筹规划衔接。  2.创新港口服务提升企业效益  港口的发展与航运息息相关。据统计,2015年全国港口吞吐量达到94亿吨,但吞吐量增速出现较为严重的下滑。经济面临的下行压力,表象上看是速度问题,实际上却是结构问题。在吞吐量增速下滑的同时,我国港口数量却不断增加,各类地方港口、中小港口、货主码头遍地开花。一些港口泊位的生产效率严重不足,码头“晒太阳”、“门可罗雀”的窘况屡见不鲜。  “未来如何更好地优化区域港口结构、统筹协调跨区域港口资源、创新港口服务模式、提升港口服务效率非常重要。”上海国际航运研究中心国际航运研究室主任张永锋认为。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旨在调整经济结构,使要素实现最优配置,提升经济增长的质量和数量。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港口改革发展、转型升级明确了目标、指明了方向。但强调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不是回到计划经济,而是要在供给端更好地发挥市场的决定性作用,通过市场机制配置,增加有效供给,切实释放企业自主自由创新供给的活力。  “港口的特点不一,适合自己的就是好的。”日照港集团董事长杜传志表示,日照港曾经因矿而生因煤而兴,如今因油而盛,未来将积极补齐集装箱短板,因此,日照港内部的结构调整也将围绕提供有效供给来进行。  港口在加快主业转型的同时,要推动港口从单一的吞吐量增长驱动,向复合型的多核驱动转变,打造港口新的增长极。港口的发展不仅需要全球领先的码头、航道条件,也需要国际一流的服务水平。厦门港着力供给侧改革,打造国际一流集装箱码头服务商。据悉,厦门港务控股集团近些年来积极实施“智慧港口”建设,集团在无纸化、信息化、电子化等诸多方面打造“智慧港口”,使厦门港的“单一窗口”建设水乎走在全国前列。集团相关负责人表示,为适应船舶大型化发展,目前全球各港口在硬件条件上趋于同质化,因此,港口信息化成为提升运作效率的“软实力”体现,更是核心竞争力。随着厦门港类似创新举措的不断推出,将进一步提升厦门港集装箱业务的市场竞争优势、提升东南国际航运中心的辐射能力。  港口间的整合近年来在一些省市内相继出现,如宁波舟山港、北部湾港务集团、河北港口集团、厦门港集装箱码头集团等。有效的港口资源整合可防止垄断和不正当竞争等低效行为,有利于地方港口企业服务水平的提高和经营绩效的提升。在当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推动下,各大港口整合呈现加速之势。  但整合如果以纯行政命令的形式很难奏效,要依靠市场手段。可以通过对港口企业资产的重组或者是通过投资以取得另外港口的股权,以资本为纽带整合在一起。交通运输部鼓励有实力的港口企业通过收购增速较快的国内港口或者海外港口重新实现增长。例如,上港集团的长江战略以及海外收购集装箱码头、盐田港/深赤湾跨区域收购曹妃甸码头和莱卅I港码头。

    上一篇:诺贝尔读后感

    下一篇:浅谈先锋派音乐创作的一些反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