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论建筑工程现场管理中的问题 不要轻易放弃。学习成长的路上,我们长路漫漫,只因学无止境。


    本文主要阐述了反腐倡廉制度创新的科学内涵,推进反腐倡廉制度创新的重要意义,并从“严密制度设计,推进体制机制创新,整合规范现有的制度,借鉴、吸收国外反腐倡廉制度创新经验”四个方面,深入论述了如何推进反腐倡廉制度创新。 推进;反腐倡廉;制度创新 胡锦涛总书记在十七届中纪委五次全会上强调“要以建立健全惩治和预防腐败体系各项制度为重点,以制约和监督权力为核心,以提高制度执行力为抓手,加强整体规划,抓紧重点突破,逐步建成内容科学、程序严密、配套完备、有效管用的反腐倡廉制度体系,切实提高制度执行力、增强制度实效。”在纪念建党周年的“七一”讲话中又指出“必须始终把制度建设贯穿党的思想建设、组织建设、作风建设和反腐倡廉建设之中,坚持突出重点、整体推进,继承传统、大胆创新,构建内容协调、程序严密、配套完备、有效管用的制度体系。”这既强调了反腐倡廉制度建设的重点和具体目标,又对进一步推进反腐倡廉制度建设提出了新的要求。当前,如何才能够推进反腐倡廉制度建设,笔者认为关键是要适应时代发展的要求,推进反腐倡廉制度创新。 一、反腐倡廉制度创新的科学内涵 制度创新,是指在人们现有的生产和生活环境条件下,通过创设新的、更能有效激励人们行为的制度、规范体系,来实现社会的持续发展和变革的创新。其要求人们“自觉地创造”出新的制度,使之适应时代和发展的要求,更有利于提高工作的实效。而反腐倡廉制度,是旨在预防和惩治腐败行为、促进领导干部清正廉洁,要求一切掌握着公权力的领导干部必须自觉遵循并相对稳定的行为准则。其具有“体系性”①、“覆盖性”②和“强制性”③的特征。这就决定了反腐倡廉制度创新既要具有一般制度创新的本质要求,又要遵循和体现反腐倡廉制度自身的规律。因此,综合而言,所谓反腐倡廉制度创新,就是要求我们根据反腐倡廉工作实际的需要,把制度建设贯穿于反腐败的各项工作之中,同时,弥补社会发展、体制转型后的制度缺失,对原有制度进行调整和完善。通过建立健全反腐倡廉基本制度、完善相关法律和规范从政行为,充分发挥制度在惩治和预防腐败中的保证作用,最终形成“内容科学、程序严密、配套完备、有效管用”的反腐倡廉制度体系,进一步提高反腐倡廉制度的执行力。 二、推进反腐倡廉制度创新的重要意义 (一)推进反腐倡廉制度创新,是经济社会又好又快发展的重要保证。当前,腐败对我国的经济社会发展带来了很大的影响,一方面,影响了正常的经济社会秩序,造成一个行业或一个地区公平竞争缺失,投资发展环境恶化;另一方面侵蚀或降低了经济发展总量。因此,从某种意义上而言,反腐倡廉也是一种生产力。而推进反腐倡廉制度创新,就能使反腐倡廉建设与社会改革发展紧密结合,做到改革发展进行到哪里,解决腐败滋生蔓延深层次问题的制度创新就推进到哪里,为经济社会又快又好发展提供有力保证。 (二)推进反腐倡廉制度创新,是提高反腐倡廉建设科学化水平的需要。提高反腐倡廉建设科学化水平是十七届中纪委五次全会提出的一项重要任务,其旨在通过科学的思路、举措和方法来解决反腐倡廉建设中的薄弱环节和难点问题,从制度的角度而言,其要求所制定的制度一定要相互配套,相互衔接,既规范又科学,成为体系。这就必然决定了反腐倡廉制度建设要适应时代发展的要求,在实践中创新,在发展中完善,最大限度减少体制障碍和制度漏洞,构建内容科学、程序严密、配套完备、有效管用的反腐倡廉制度体系,坚持用制度管权、按制度办事、靠制度管人。 (三)推进反腐倡廉制度创新,是提高反腐倡廉制度执行力的基础工程。胡锦涛总书记在十七届中纪委五次全会上强调,“制度的效用取决于制度执行力。再好的制度,如果不去执行,就会形同虚设。”然而,决定和影响反腐倡廉制度执行的因素有很多,其中之一就是所制定的制度是否符合我国社会改革发展的实际。具体包括制度是否能够深层次地从源头规范公共权力的运行,突出对重点行业重点领域的监督,维护和实现好广大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是否能够做到内容和程序并重,具有一定的可操作性;是否做到制度面前人人平等,约束之下不分你我,减少或消除制度执行中的人为干预,最终体现体系性、覆盖性和强制性的要求。这些都要求我们对原有的反腐倡廉制度进行一定的梳理,及时地查漏补缺,与时俱进地以推进反腐倡廉制度创新。 三、推进反腐倡廉制度创新的基本思路 反腐倡廉制度创新是一项系统而复杂的工程,推进反腐倡廉制度创新需要考虑多方面的因素,当前,应从制度设计,体制机制创新,实现反腐倡廉制度科学化、精细化,积极借鉴国外反腐倡廉制度创新的经验几方面来推进反腐倡廉制度创新。 (一)要按照制度建设本身的要求,严密反腐倡廉制度设计 制度设计的如何,既体现着制度制定者的意图,又直接影响着制度能否得到很好的执行。正如邓小平同志所说,“制度好,可以使坏人无法任意横行;制度不好,可以使好人无法充分做好事,甚至走向反面。”当前,要创新反腐倡廉制度,就必须做到一是要从思想上纠正领导干部级别越高,思想道德水平就越高的不正确认识,按照“无赖原则”④来设计制度,确保制度覆盖的全面性,使其对遵守制度的人而言成为“保护网”,对违反制度的人而言成为“高压线”,确保制度约束之下没有例外。二是要加大调查研究的力度,既要突出对重点问题、腐败发生规律的研究,又要做好对腐败发展趋势的研判,使制定出的制度既符合实际,更具有可操作性、针对性和前瞻性。当然,还必须加强对已有制度执行信息的收集,及时地梳理和修改制度,避免反腐倡廉制度之间的不协调和相互冲突。三是要深入贯彻以人为本的制度设计理念,包括加强对制度设计制定人员的培训,提高制度设计者的综合素质;制度设计既要突出维护广大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又要对掌握公共权力的领导干部起到警示和保护作用。 (二)要推进反腐倡廉体制机制方面的制度创新 这主要包括一是要改革传统的纪检监察双重领导体制,建立以上级部门垂直领导为主,同级党委领导为辅的新的双重领导体制,降低监督者对被监督者的依赖度,增强其监督的独立性,更好地发挥监督制度的作用。二是要规范党内权力配置,完善党内议事决策制度。具体而言,就是要规范党内权力配置,理顺党代会、全委会和常委会的关系。主要包括第一,要从权力配置上根本改变权力相对集中、制约不够的状况,充分发挥党代表、党委委员和党委常委的职能作用,使党代会、全委会和常委会的权力职责更加明确,运作更加规范,理顺各个层次之间模糊甚至颠倒的权力关系。第二,要对党内权力特别是“决策权”进行合理划分和科学配置,明确界定党代会、全委会和常委会的职能权限,明确哪些事情必须由党代会集体决策,哪些事情必须由全委会决策,哪些事情必须由常委会决策。第三,要建立健全党内议事规则和决策程序,创新决策方式,严格执行“一人一票”的决策制度。同级任何组织和个人包括党委和书记均没有否决权和最后决定权,一律按照“集体领导、民主集中、个别酝酿、会议决定”的原则进行最终决策。第四,建立健全党代会、全委会和常委会的职位制度。根据工作需要和各地实际情况合理确定职位数额,但不确定具体人员,具体由广大党员、委员民主投票选举而定。第五,要建立重大决策征求意见制度、重大事项社会公示制度和社会听证制度,完善专家咨询制度,实行决策的论证制和责任制。特别是讨论与广大群众利益相关的重大事项,可实行听证和公示制度,充分听取党员群众的意见和建议,对专业性、技术性较强的事项还必须进行专家评估和论证,提高决策的透明度,减少决策的失误。三是要按照我国社会改革发展的需要,进一步推进干部人事制度,司法制度,行政审批制度,财税制度等改革,建立健全专项领域和行业内的预防和惩治腐败制度法规,按照党的十七届四中全会的要求,“健全反腐倡廉网络举报和受理机制、网络信息收集和处置机制”,进一步创新反腐倡廉的方式。 (三)要整合规范现有的制度,实现反腐倡廉制度的精细化、科学化 推进反腐倡廉制度创新,不仅仅是要单纯地查漏补缺,更重要地是要整合规范已有的制度,实现反腐倡廉制度的精细化、科学化、体系化。为此要做到一是要认真研究分析现有的各项反腐倡廉制度,适时废止已经过时的制度,合并互相抵触的制度,健全缺少的制度。既要注重制度的实体性内容,又要考虑制度实施的程序性保证。二是要认真地总结实践经验,对一些经过实践检验比较成熟的好做法、好经验进行总结,上升到党内法规层面,加以制度规定,使之具有更广泛的号召力、更强的约束力、更大的权威性和更高的稳定性。对一些新领域出现的问题或监管盲点,要加强制度的前瞻性研究。三是要对现有的制度进行细化、运用。明确制度执行的主体,监督的主体,违反制度规定后惩处的标准,实现制度执行过程中质、量、度的规范化、明确化。四是要做好对国家法律的阐释,做好反腐倡廉制度与法律的衔接,使反腐倡廉制度创新既要维护法治的精神和权威,又有利于预防和惩治腐败,避免与法律相抵触。五是要使反腐倡廉制度创新有一个开放的环境,在集中全党智慧的基础之上,面向全社会来寻找反腐倡廉制度创新的良方,使反腐倡廉的制度创新在开放的环境中推进。 (四)要积极地借鉴、吸收国外有关反腐倡廉制度创新的经验 任何事物都有其内在的规律性,反腐倡廉制度创新也是如此。因此,在反腐倡廉制度创新中,不必要任何事都是自己完全独立地、完全自主地去创新。而应该积极借鉴国外的创新成果,吸收国外创新的先进经验和做法。这样,既可以避免走弯路,实现走近路,又能够节约自己的人、财、物力和创新时间,从而提高工作效率和质量。如,财产申报制度、金融账户实名制度、公职人员活动自我记录制度、收受礼品限制制度、廉政保证金制度、公示制度,实行政务官与事务官相分开的制度,等等。这些制度设计,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反腐倡廉制度建设的客观规律,对于推进中国的反腐倡廉制度创新具有极大的借鉴意义。 注释 ①“体系性”指反腐倡廉制度不是单一的,而是由一系列相关制度构成,是一种制度体系。 ②“覆盖性”指反腐倡廉制度覆盖全体掌握公共权力的一切领导干部及其所管的人与事,不应有制度空白和漏洞,在制度面前人人平等,不允许有任何特殊人员存在。 ③“强制性”指制度一旦形成,所有人必须无条件遵循。 ④“无赖原则”是由英国学者大卫·休谟提出的法制建设原则,其中心思想是在设计,制定法律和规章制度时,应假设人人都是无赖,除了私利没有其他的。 参考文献 []李幼平制度创新是反腐倡廉的根本保证[]学术论坛, []丁建军以制度创新构筑反腐大堤[]荆门职业技术学院学报, []李秋芳,吴尚民反腐倡廉建设新经验与新对策[]中国方正出版社,, []崔俊德关于进一步推进反腐倡廉制度创新的思考[]理论探讨, []王旭宽腐败的制度性缺陷及其治理对策[]兰州学刊, 作者简介张旭团,男,陕西咸阳人,中共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委员会党校讲师,主要研究方向反腐倡廉和基层党组织建设。 共页上一页下一页

    上一篇:浅谈先锋派音乐创作的一些反思

    下一篇:没有了